认清“国家资本主义”问题的原形_凤凰资讯

2018-09-03 21:44

总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区别,既不在于是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议性作用,也不在于要不要发挥政府的作用、要不要国有企业的存在,而在于是以资本为中央、为垄断资本服务,还是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服务。

四、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的“国家资本主义”问题

原标题:认清“国家资本主义”问题的原形

老是有人打算把中国纳入资本主义谱系,或者想当然地认为中国搞市场经济就会主动进入资本主义谱系。当年,中国判断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时,有些人就总是提出这样的问题,说你们中国搞市场经济好啊,可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上“社会主义”多少个字呢,他们对这多少个字总是感到不悦目、不舒服。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越来越好的发展状态与西方资本主义比肩的时候,他们当中一些人宁肯坚持本人既有的陈腐话语体制将中国解读为“国家资本主义”,也不愿意否认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具备富强的生命力,取得了他们不违心看到的成功。这就是他们抛出“国家资本主义”论调的实质和逻辑所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陷入经济困境,而中国等国家发展依然强劲,特殊是中美之间相对实力的消长,使发达国家的内部抵牾以及在世界经济体系中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结构性矛盾变得越来越突出。一些国家一方面不可能对中国的快速发展熟视无睹,另一方面更不情愿把中国的胜利归功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于是,一个由列宁最早提出、本来属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是西方经济学的范畴??“国家资本主义”,竟然成了某些人拿来阐明和鞭笞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专属概念,中国铁路总公司(简称中铁总)颁布了今年前。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就曾声称,“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构成了对美国的经济和策略挑战。美国学者伊恩?布雷默在2010年出版的《自由市场的终结:谁赢了国家与公司间的战斗》一书中提出,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与“自由资本主义”之间的抵触,实质上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与发达国家私人公司之间的一场战役。2012年1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专门刊发了一组题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的文章。“国家资本主义”随后还成为了达沃斯论坛的辩论主题。“国家资本主义”这一政治经济学范畴,在西方好像已经转化为一个关乎制度、政治和意识状况的重大挑战。当前美国发动的经贸战烈度空前,其实践和舆论基点,仍然不脱离所谓“反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美国一些政要再次抛出“国家资本主义”的话题不过是老调重弹罢了。不同的是,“反国家资本主义”思潮在一些美国政要那里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偏执理念,并力求转化为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贸易霸凌主义政策。

同时必须看到,市场经济是一个社会历史概念,在不同的社会轨制和历史发展阶段有着不同的特点。发展中国家不同于发达国度,社会主义不同于资本主义,同样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存在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与“莱茵模式”的差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新型的市场经济,既有市场经济的一般特色,同时在所有制构造、调配制度跟系统机制等方面又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存在着基本差异。把社会制度与市场经济、把市场经济的个别与市场经济的特别混淆在一起,以政府作用和国有企业的存在否定中国实行的是市场经济,进而认定中国履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是对市场经济错误的陈旧的意识。

可见,所谓纯粹自由市场经济和自由资本主义切实从未真正存在过,事实存在的资本主义都与国家资本主义脱不了干系。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在其《经济学》一书中就明白指出,在所有发达的产业化社会中,咱们都看到了一种混杂经济,即市场决定大多数私人局部产品的价格与产量,而政府应用税收、支出和货泉治理计划来调控总体经济的运行。著名经济史学者尼尔?弗格森在《咱们都是国家资本主义者》一文中就指出,将中美之间的竞争归纳为国家资本主义与自由市场之间的寰球制度竞争,过于简单化,也是弊病的。显然,给社会主义中国、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扣上“国家资本主义”的帽子,实属张冠李戴,这顶“桂冠”中国担待不起。

把国有企业等同于“国家资本主义”,也是站不住脚的。国有企业是适应现代化大生产的制度形式,既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也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事实上,国有企业最早就浮现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曾掀起了规模较大的国有化浪潮,建立了一大批国有企业,接下来观看《播撒阳光护新蕾普宁市国民检察,遍布国民经济的各个范畴。即使在私有化高峰时期,西方国家仍然保留了相当规模的国有企业。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和深入的过程中,西方国家更是将大量企业国有化,以应答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萧条,可见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也存在一定程度调节资本主义根本矛盾的作用。然而也要看到,社会制度不同,国有企业的性质和作用也不同。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本质上被政府背地的少数大资本家操纵,最终还是为他们攫取利润服务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有企业属于全民所有,是推动国家现代化、保障人民奇特利益的重要力量,肩负着提供公共服务、发展主要前瞻性策略性工业、维护生态环境、支持科技进步、保障国家保险、促进调配公平、实现共同富裕等诸多重任,是社会主义性质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一些西方国家政要攻打中国国有企业的基本起因,是中国国有企业一直做优做强做大,可能更好地为中国的发展,为中国全面建成社会主义古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宏大振兴供给坚固保障,而这是他们极不乐意看到的。

一、谁是真正的“国家资本主义”

列宁最早提出了利用国家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主要思想,国家资本主义的范围开始进入社会主义经济实践的视线。他认为,在小农占人口多数的条件下,不可能实行从小出产向社会主义的直接过渡,而应当利用国家资本主义作为小生产和社会主义之间的旁边环节促进社会主义的发展。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国家资本主义,就是能够加以限度、可能规定其领域的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一种踊跃、有利的经济成分,有利于增进广大国民的好处,包括租让制、配合制、代购代销制和租借制等具体情势。

美国动员对华经贸战的一个所谓说辞,是给中国的经济体制贴上了一个并不新鲜的标签??“国家资本主义”。这种说法以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中国是一个国家主导的实行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的经济体,其重要依据是中国实行国有经济、政府干预、工业政策,等等。实在,这不是西方第一次给中国经济模式扣上“国家资本主义”的帽子,一些人重提“国家资本主义”论确当面,实际上隐藏着他们对中国发动经贸战的深品位起因,即途径之争、制度之争,神仙掌论坛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从实际出发,破足中国根本国情,坚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成功开创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确立并一直完善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独特发展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盘算经济体制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改变。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道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惟的迷信指引下,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维,深刻贯彻新发展理念,以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为方向,以完美产权制度和因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全面深入经济体制改造,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高品德发展。中国保持推动构建人类福气共同体,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自动加入和推动经济寰球化进程,采用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增强常识产权保护和主动扩大进口等一系列对外开放重大举措,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既发挥了市场经济的长处,又施展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实现了政府和市场、公平和效率、发展和牢固、自主和开放的有机联合,推动了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获得举世凝视的伟大成就,不仅造福了全体中国人民,也为人类的发展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与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毫不相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摸索更加公平的社会制度发明出来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打算,是人类社会制度发展史上的巨大创举。中国共产党引导中国人民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光明大道,决不会走什么“国家资本主义”的歧路;中国人民将摇动沿着这条已失掉巨大成功的道路团结二心、奋勇向前,从成功走向更大成功。

“国家资本主义”论者的目的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借用所谓“国家资本主义”与“自由资本主义”的对立为资本主义辩护,并为遏制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发展制造舆论。一方面,试图转移和粉饰人们对资本主义制度深入弊端的质疑,将资本主义基础抵触导致的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演绎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威胁。另一方面,将矛头直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竭力歪曲、抹黑、诽谤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试图摇动听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信心,迫使中国放弃被实际所证明的胜利道路和制度,终极遏制中国的发展。

新中国成破初期,中国共产党也提出了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的思维。毛泽东同志指出:“中国当初的资本主义经济,其绝大部分是在公民政府管理之下的,用各种形式和国营社会主义经济联系着的,并受工人监督的资本主义经济。这种资本主义经济已经不是个别的资本主义经济,而是一种特殊的资本主义经济,即新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它重要地不是为了资本家的利润而存在,而是为了供应人民和国家的需要而存在。”正因为如此,这种新式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带有很强的社会主义性质,是对人民和国家有利的。可见,这种特定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国家资本主义,只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一种方式,是对民族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一种特殊形式。中国的实际表明,一旦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革,建立起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国家资本主义作为一种过渡时期的经济形式也就实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美国诚然号称自由市场经济、自由资本主义的代表,但实际上,国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也是十显明显和重要的。历史上,美国是现代贸易保护主义的发祥地和大本营,从建国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始终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4886威尼斯人网站。经济学说史上曾颇有名气的“美国学派”,就是以其赫然的保护主义等国家干预主张而著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开始推进贸易自由化,但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却有增无减,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更是成为美国经济学的主流,并一度主导了国家的经济政策制订。比如,美国政府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60年的26.8%回升到了2010年的41.3%;美国政府雇员数从1940年的400多万增长到2010年的2200多万。有研究创新问题的专家指出,作为小政府和自由市场学说的倡导者,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技巧和翻新方面实行大规模的公共投资规划,从而为自己从前和当初的经济成功奠定基础。从互联网到生物技术,甚至页岩气开发,美国政府始终都是翻新引领增长的核心驱动者。因而,美国事“企业家型国家”的典范代表,世界上任何其余国家想要模仿美国模式,它们就应该按照美国的实际举动而不是依照美国的说法去做。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之后,美国再次祭出了国家干预法宝,推出了大范围金融接济谋划和财政刺激计划,以稳定经济、促进增加。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更是大肆实行贸易保护、移民制约、产业回流等国家干预主义政策,为了实现“美国优先”的目标不惜捐躯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

三、用经济霸权主义曲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

二、“国家资本主义”论者意欲何为

一些人宣扬的“国家资本主义”论的逻辑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只有国家干预经济是为私有制和资本利益服务的,那么,政府干预再多,都属于“自由市场制度”,而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只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那么,无论政府干预多少,都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如果是西方国家扶持本国企业打入国际市场,就属于“自由市场制度”,假如是新兴市场国家搀扶本国企业,就属于“国家资本主义”。这是典型的经济霸权主义逻辑。

到底什么是“国家资本主义”?弄清楚它的内涵和本质,就可以看清一些人炒作这一话题的本相。

把发挥政府的作用等同于“国家资本主义”,更是匪夷所思。政府和市场的关联是古代市场经济体制演化的主题,二者相辅相成、不可宰割,这是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法则。无论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都离不开政府的有效调节,包含制定市场规则、供给公共产品、保持宏观经济稳固、完善社会保障体制、保护国家经济安全,等等。所不同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私有制为基础,政府是资本的代言人,服务于垄断资本利益,因此,也就难以从全社会利益动身,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有效调节,以克服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据制之间的基本矛盾,解决市场失灵和市场毛病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公有制为主体,政府是全体人民的代表,服务于人民利益,因而,也就可以从社会全局和长远利益出发,综合应用多种手腕,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有效调控,以推动经济连续健康发展,满足人民日益增添的美好生涯需要,实现全部人民共同富余。

历史的教训值得留心。在看待“国家资本主义”的问题上,一些国家素来都实施双重标准:在须要国家支撑以进行资本积累的时候,就大行保护主义和国家干涉之道;在领有明显的竞争优势时,就恳求他国无前提开放市场,强行推动自由贸易以从中渔利;当其竞争上风因后发国家的追赶缓缓消失时,又从新祭起商业维护主义的大旗。一方面,在世界市场上应用自在贸易发挥本国垄断资本对后发国家的优势,努力保护本国资本在市场、技能等方面的垄断地位;另一方面,采取各种掩护主义措施,遏制他国资本??不论是国有资本仍是私家资本??的竞争、冲击和赶超。这种经济逻辑以意识状态“正统”自居,把竞争对手的优势解读为意识形态“异端”。德国历史学派的代表李斯特用“抽梯子”的说法,对这种伎俩进行了绝妙的比喻:一个人当他已攀上了顶峰当前,就会把他逐步攀高时所利用的那个梯子一脚踢开,省得别人跟着他上来。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向来把市场经济看作自己的专属和专利,这在西方经济理论中也好像成了一个“不言自明”的“真理”。但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是两个不同的事物。市场经济是一种资源配置方式,既可以与资本主义制度相结合,也可以与社会主义制度相结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方式和商品经济关系方面存在共通性,比方,都请求市场主体坚持等同竞争关系、领有清晰的产权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等等。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资本主义国家间的贸易和投资运动,本质上就是以市场经济的共性为基础的。现阶段中国实行的宏观调控政策也合乎市场经济法令,符合世贸组织的各项划定。

从历史发展的过程看,社会主义与“国家资本主义”并非毫无关系。在马克思主义的视线中,“国家资本主义”是一个历史范畴,有其产生、发展和消退的历史条件。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家资本主义的性质,而且对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国家资本主义的性质和发展前途,以及如何科学对待跟运用资本主义的问题也进行了创造性的探索。

国家资本主义,是列宁提出的用来描述资本主义发展阶段性特点的概念,表明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国家作用的不断加强,主要包括两层意思:一是指国家政权对企业的把持,“国家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由国家政权直接控制这些或那些资本主义企业的一种资本主义”。二是指国家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监视和调节,“垄断资本主义正在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转变,由于形式所迫,良多国家实行生产和分配的社会调节”。按照当下“国家资本主义”论者的观点,国家资本主义与自由资本主义是两种截然对峙的资本主义形式。然而,考察历史事实能够发现,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素来都离不开国家的作用。在所谓“西方世界的崛起”的故事中,国家表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论及资本原始积累时就明确指出:英国资本积聚的因素“在17世纪末体系地综合为殖民制度、国债制度、现代税收制度和保护关税制度。这些方法一部分是以最残酷的暴力为基本,例如殖民制度就是这样。但所有这些方式都利用国家权力,也就是利用集中的、有组织的社会暴力,来大力促进从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法的转化过程,缩短过渡时间”。资本主义制度树立之后,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的准则逐渐取得部署位置,然而资本主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并不消退,事实上,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自由竞争与国家干预彼此交织、此消彼长,是资本主义制度演变的一条主线。历史上突起的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它们在经济起飞阶段,国家对经济发展都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19世纪末,在第二次产业革命推进下,与生产社会化相伴随的生产和资本的集中迅速发展,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进入垄断阶段,生产和经济活动日益集中于少数大资本,产生了明显的垄断趋势,特别是金融资本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不断提高,不仅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而且还开端节制国家的政治权利,将其影响力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垄断资本主义进一步转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国家从生产、分配、交换、破费等各个方面,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收入政策、产业政策、科技政策、环境政策和国有化等多种手段,全面参加经济生活,对经济的干预空前加强,与垄断资本的结合日益周密,资本主义的发展正式进入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20世纪80年代当前,新自由主义成为英美政府的施政理念,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受到必定挑衅,但绝没有退出历史舞台。